ALLISWELL

喪家狗:

起跑线 | 从教育谈到阶层

编剧选择了一个在两个阶层都不被待见的中间人物作为主角,一个土豪为了孩子能入一个好学校去扮演一个“新贫”,他因为一个舞蹈而无法融入富人圈子,又因为一次欺骗而被穷人鄙视。两个阶层从未被如此割裂,而男主是这两个阶层连接的纽带,带观众感受富有和贫穷。

这本是一个讲述学校申请的故事,影片却对故事所围绕的中心人物女儿没有任何过多的描写,少即是多,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具有普遍性,作为这场疯狂行为的接收者,孩子只是在学习,没有对外界做出任何的回应。(当然孩子的可塑性极强,在学校的申请表上她可以拥有任何优点)不过影机在贫民区里更关注孩子们,相比全套包办放养的孩子似乎能学到更多。

影片前半段的整体基调就是如此,讲述中产阶级在两个阶级之间闹出的矛盾笑话,可到了影片后半段阶层固化这个社会问题突然当作笑话被点出,“我的爸爸是穷人,我的爷爷也是穷人······”,这是一个黑色幽默,这个笑话和其他的一样:把名牌穿在身上不好笑,有点可悲;流水线上一天只能去两次厕所也不好笑,有点可怜。不好笑但观众还是笑了出来,回头想想这种行为有点可耻。

影片用一组对比来说明了这个问题,同样会多国语言的两个孩子(一个在辅导机构用三国语言说早上好,一个在公立学校用三国语言说我领你到处看看),可是将会因为阶级将走上完全不一样的人生道路,因为只有私立学校的孩子们才会赢得人们的掌声。

如很多抨击社会的商业片一样,虽然揭露了现实但对于深刻的问题却也是点到即止。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讲调动起了影片的情绪,进入高潮,我们期待的是“谢谢大家”后雷鸣般的掌声,观众在感动和欢乐的和谐氛围中留下泪水,令人意外的是,这是一次没有任何回应的演讲,你确实无法唤醒一群装睡的人,已然固化的阶级,这个学校永远无法被动摇因为校长为她披上了“公平”的外衣。